行业案例检索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天马路A1栋186号26F
时事前沿

85岁卖橙,探寻烟王褚时健背后的故事

作者:本站  来源:GDD  点击:2680  发布时间:2018-11-29

85岁卖橙,探寻烟王褚时健背后的故事
橘子、橙子、柚子当季的这个冬季,昔日的烟草大王褚时健种的“褚橙”成了北京、成都、厦门等地最红的水果:褚橙卖断了货的消息不断;王石(微博)等企业家也纷纷关注并点评褚橙,甚至称之为“励志橙”。褚时健,这位中国烟草业昔日的风云人物,如何在75岁的高龄回到云南哀牢山种起了橙子,十年的种橙生涯经历了什么?褚橙成为今冬最红水果是因为它的口味?还是背后的一对八旬高龄老人不服输的精神……
上周,本报记者来到了褚时健的橙园,和褚时健一起生活了三天, 探寻褚橙背后的故事。
■白天转果园
晚上向孙女传授种橙心得
11月的清晨云南有些寒意,哀牢山上的云雾忽近忽远,刚才还是眼前一片崇山峻岭,转过身去发现自己又在一片浓雾之中。
习惯早起的褚时健穿了一件短袖,外面套了一件毛线背心,早早就在厨房忙活起来了。因为嘎洒日照太强,褚时健被晒得黑黑的,不管晴天下雨,都习惯了戴一副墨镜。
这栋山顶的三层黄色小楼,既是褚时健果业公司的所在地,也是他们在山上的安身之所,小楼四周则是2000多亩的果园,这是他75岁再度创业的心血。这个曾经的烟草大王倾其所有,把自己的命运同这些果树拴在了一起。
早饭是鸡汤面。面是挂面,鸡汤是老伴在农家乐请客剩下打包回来的。虽然曾经是中国的烟王,现在又是人们眼中的橙子大王,褚时健夫妇节俭惯了,就连饭桌上的鸡骨头都要打包回来给自家的小狗吃。
这两天孙女和侄女一家子回来,褚老夫妇特别高兴,带着大家回了果园。等着年轻人都起床了,便招呼吃早饭。褚时健话不多,因为糖尿病的缘故腿脚也不是特别好,但他给每个人盛面、浇汤,还反复叮嘱有辣子、盐巴、酸菜。
小黄楼的院子里,总是放着一筐新鲜的橙子。这几天橙子成熟,来访的客人也多了。若是熟人,褚时健便陪着说会儿话,唠唠家常。若是生客,橙子自取,褚时健就去忙自己的事情。
小黄楼门口蹲着两只石狮子远眺前方,似乎在暗示着主人不同寻常的人生。门口对着一汪水潭,这里的水都是十几公里外的哀牢山山泉接过来的,以备云南干旱时果园不断水。小楼左手边有一棵大无花果树,枝繁叶茂,老伴马静芬称它为菩提树。树下养着三四只孔雀、几十对斑鸠,此外便是层层叠叠的橙树。
11月是橙子收获的季节,墨绿的果树上挂着斑斑点点的冰糖橙。这几天橙子卖得好,各地的供货有些紧张,果园这边只能加紧采摘。以前一天摘100多吨,现在要450吨左右。果园里不时听到沙沙的声响,这是工人背着果筐在摘果。
褚时健腿脚不太好,司机便开着车带他去果园转,找农户聊天,看看技术指标是否被严格地执行,几个区长和技术员排着队给他汇报工作进展。晚上,褚老还把孙女叫到身边,传授自己的种植心得。早晚有一天,这些果园都会交到第三辈年轻人手上。一天忙完躺下,已经深夜11点了。
■借钱承包山头种冰糖橙
再创业是希望晚年过得好些
2001年,经历牢狱之灾的褚时健获准保外就医,虽然获得了有限自由,自己工作了十多年的红塔集团对他也算照顾,给他派了保健医生、生活秘书、司机,但褚时健是一个要强的人,不喜欢求人。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是这个性格。
出狱后,不少人来找褚时健做生意,有让他去烟厂当顾问的,有让他去搞矿的,开价都是几十万,褚老衡量许久都没答应。
“钱是继续创业的一个原因,谁都希望晚年的生活过得好一些。”褚时健说。机缘巧合,哀牢山旁嘎洒附近的一个农场经营不善,要顶出去,褚老便想着试试。这个农场原来种甘蔗和橙子,但因为水源、管理没有跟上,效益一直不好。
启动资金又成了一个难题。褚时健在玉溪烟厂十几年,把一个快要破产的烟厂做成了全国烟厂的领头羊,创下了玉溪、红塔山、红梅等几个全国畅销的牌子。但因为当年分配体制的原因,褚时健在烟厂担任一把手这么多年,前前后后领的工资总计不过60多万,这都不到后来继任者一年的薪酬。
“最后只能去借钱,因为老褚这个人有信誉,朋友没有一个不答应借钱的。我们说万一亏了可怎么办啊,但他们坚信,我们一定会认真干,一定会成功,他们了解老褚的为人。”老伴马静芬在回忆时说。为了果园,他们前前后后借了1000多万。
2002年,他在云南省哀牢山上承包了两个相邻的山头——硬寨梁子和新寨梁子,建成了一个2400亩的冰糖橙园。冰糖橙是他的老家华宁县的传统农作物。75岁再去创业,褚老的朋友们唏嘘不已。
■十年种橙并不轻松
曾五六年在山上住窝棚
褚老小时候抓过鱼、务过农,马静芬以前做过化工检验员,但要搞专业种植,两人都不知道如何下手。果苗从哪买,果树怎么栽,怎么施肥,所有这些都要从头学起。“因为不懂,吃了不少亏,走了弯路,有人给推荐淘汰了的果苗,我们也不知道,结果怎么都种不出像样的果子。”
和种菜、种粮不一样,冰糖橙从栽苗到挂果要5-6年时间。“弄错了不光损失钱,更重要的是损失了时间。”这对75岁种橙子的老褚来说尤为重要。“那些年刚搬到山上,住的是窝棚,晚上睡觉看得见天的那种,经常能遇到蛇、虫子什么的,要是没有他陪着,我真不敢住在山上。”马静芬回忆。
不过褚时健没用多久就对种植上道了。“我以前搞过烟草种植,我想农作物的种植是相通的,无非是光照、肥料、灌溉等。我晚上看专业书,白天和工人实践,遇到大问题就请教专家,靠学习。”不过,褚老自己也承认,现在成功了可以谈笑风生,当年却没有这么轻松。
前些年,果园开始陆续挂果,眼看着等了几年的橙子终于沉甸甸地挂在了枝头,不料收获在即,却遭遇横祸,果子不停地掉,一点办法也没有,加起来有上百吨。技术员也弄不明白怎么回事,褚时健寝食难安,夜里查资料,白天在地头商量对策。
■褚橙曾因口味不佳只送不卖
为卖褚橙曾全国各地收集研究
后来橙子不掉了,但口味却不好,淡而无味,既不甜也不酸,褚老夫妇尝了愁坏了,组织技术人员研究了几天都找不到原因。晚上躺在床上,褚时健睡不着,半夜12点爬起来看书,经常弄到凌晨三四点。“不把问题解决了,没法向那些借钱的朋友交待啊!”褚时健回忆。最后得出结论,一定是肥料结构不对。
这种水准的果子褚时健也不敢大规模卖到市场上,怕砸了牌子,只能送给村民、学校之类。第二年,褚时健和技术人员改变肥料配比方法,果不其然,口味一下就上来了。“好的冰糖橙,不是越甜越好,而是甜度和酸度维持在18:1左右,这样的口感最适合中国人的习惯。”
现在,褚橙的销售由他们的外孙女夫妇负责,而在几年之前,成百上千吨的橙子都是马静芬在销售,其中的辛苦不是一两句能说清的。负责销售的马静芬去全国各地转,见到橙子就买,收集研究。“有时候口袋里没钱,就只能买一个,我也不怕人笑我。”
橙子终于种成了。现在,褚时健对自己的橙子事业很满意,他估计今年产量能有1万吨左右。借的1000多万元债,在几年前就还清了。目前褚时健还在修建大型冷库,投资四五千万,建成之后能储存5000吨橙子。
对褚时健来说,人生似乎永远没有终点,“轻轻松松活个八九十岁。”褚时健背靠着沙发,抽着烟,依然无限豪迈。
妻子眼中的褚时健
乐天夫妻患难搭档
马静芬今年已经80岁了,比褚老小5岁,两人都是一头白发。她可能是这座山头上最欢乐的老人家了,有时候走路还哼着小曲。山上的工人都敬着褚老,和马静芬倒是言语甚多,不时听见马静芬和他们逗乐子,笑声不断。
这两天,褚老在玉溪烟厂时带的大徒弟邱健康来看他们,临走合影留念。马老太太挤到他们中间,还招呼摄影师:“照一下我嘛!照好了有橙子吃!”带着云南腔的普通话把大家都逗乐了。
马静芬觉得褚时健是一个呆呆的人,专于做事,却不善人事。马静芬和褚时健风风雨雨几十年,中间经历了褚时健的起起落落,既有人前风光,也有人后落泪。
在褚时健被打成“右派”没有收入时,她也被工厂除名,靠打毛衣养家。后来褚时健在玉溪卷烟厂出事,马静芬被带到河南隔离审查,吃了不少苦,但她觉得这都没什么。她和褚时健都认一个理字,也从来不服老。
在果园,别人都要听褚时健的,唯独马静芬能说得动褚时健。褚时健不是一个把情爱挂在嘴边的人,为此马静芬有时还挺有意见,前几年两人金婚,小辈提议办一下,褚时健坚决不同意,老太太也没能如愿。
马静芬说她想把家里的事情写成一本书,不为了出版,而是想让后代知道,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轻易得来的,让小辈都不能忘了。
朋友眼中的褚时健
个性决定了他的人生路
这两年,褚橙大量上市,褚时健又开始被大家提起,这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风云人物又以另一种姿态重新崛起。但褚老把这些看得很淡,他每天生活很规律,既不打牌也不看戏,唯一的乐趣是看新闻。
“他是一个特别的人,有独到之处。”褚时健几十年的朋友周树如此描述他。像他这样一个不喜欢溜须拍马,甚至不太会说话的人,怎么能够几次跌倒几次又顽强地爬起来。
“他对事情有自己的理解,非同一般的执着,认准的事情就是埋头做,到了不管不顾的境地。”但几乎他身边所有的人都认同,褚时健的成功是外人所不能复制的,他的个性决定了他的人生路。
褚时健念书并不多,在昆明念到高中便参加了边纵打游击。只要和褚时健工作过的人,都对他的琢磨劲感叹不已。“他不怕上手新事情,他是那种一通百通的人,打游击,管糖厂,做烟厂,种橙子,都做得来。”褚时健的司机张师傅习惯称褚时健褚厂长,他给褚时健开了三十多年车,从小张也变成了老张。
除了琢磨,褚时健最擅长的是和工人、农民打成一片。
褚时健这样一个人,在反右、“文革”等运动中却没有吃什么苦,这很少见。在褚时健看来,自己没被整还是因为给工人创造了福利。
褚时健眼中的烟厂生涯
“批条子”埋下折戟隐患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两年之后,引导中国三十年快速发展的改革开放启动。1979年,褚时健得到起用,使命是去拯救陷入困境的玉溪卷烟厂。可能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将会成为中国一代烟草大王,命运也将更为百转千折。
在褚时健任职的这十几年,玉溪卷烟厂成了一台印钞机,年税利从0.97亿飙升到206亿,1998年,玉溪名列中国税利第二(第一为大庆石油)。一时间,褚时健风头无人能及。
但风光背后也暗流涌动。从褚时健手上批条子倒烟成了一门大生意,但这也为他日后在玉溪折戟埋下了隐患。有一阵褚时健到北京都不敢见人,因为要烟的人太多了。他又不懂得人际关系,不胜其烦,只能躲着。
1995年,褚时健被人举报贪污,随后妻子马静芬和女儿在河南遭到审查,其间女儿自杀,褚时健悲痛难当。1999年1月9日,褚时健被判无期徒刑,服刑两年后,刑期减为17年。
狱中的褚时健苦闷至极,身体状况也急转直下。他的朋友周树去监狱看他,他的一句话到现在周树都记得很清楚,“你等我抽完这支烟再走嘛。”无限酸楚尽在烟雾之中。
2001年,因为严重的糖尿病,褚时健保外就医,从此隐没在哀牢山种橙子。对于过去的起起落落,褚时健夫妇看得很淡。“人不能活在过去,也不要整天怨天尤人,骂来骂去有什么用呢。”
记者手记
让“褚橙”点亮中国梦
褚时健是一个慢热的人。我和褚时健一共待了三天,前两天他和我说的话不超过10句,无非就是“上车”、“走”、“吃”,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直到第三天,褚时健才真正打开话匣子,和我畅谈了一个下午。
他是一个埋头苦干型的人,但又极其聪明。这些年褚橙大卖,他也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有何特别之处,并且还很有忧患意识。褚时健清醒地知道,褚橙之所以受追捧,一是水果品质不错,二是其中有他褚时健的故事在里面。但他的故事总有一天会过时,那时候褚橙应该怎么办,这是他正在着手解决的事情。用他的话说,不能等天旱了,你才想着修水库。
无论是自己在玉溪厂的荣耀还是折戟,褚时健都已经释怀。从打游击到“文革”,从办烟厂到种橙子,褚时健这一辈子时而是时代的受益者,时而又被大浪潮打入水底。但在他看来向前才是正道,做事才能立业。很多人感叹,一个人七十多岁还能创业,而在褚时健夫妇看来,这就如同每天要吃饭睡觉一样正常,瞻前顾后必定一事无成。
在富人移民、穷人抱怨的眼下,褚时健用十年时间实现了自己的财富梦想,也为这个社会贡献了一个金色的励志橙。这个戴着墨镜、上下车还要人扶的老人如此干劲十足,更显得那些整天抱怨社会不公、机会匮乏的人实则大都是思想的巨人、行动的侏儒。
中国梦在哪里?我不确定,但必定不在抱怨之中,不在等待之中

人物写真:
褚时健
红塔集团原董事长,曾经是中国有名的“中国烟草大王”。一手将红塔集团建成大型企业,1999年1月9日,褚时健被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褚时健被判后减刑为有期徒刑17年。是中国具有争议性的财经人物之一。2002年,74岁保外就医后,与妻子承包荒山开始种橙。2012年11月,褚时健种植的橙子通过电商进京,而他本人也成为励志的典范。
中文名:   褚时健
别名:    中国烟草大王
国籍:    中国
出生日期:    1928年
主要成就:    全国优秀企业家终身荣誉奖
十大改革风云人物
目录
个人履历
早年经历
社会评价
贪污分析
褚橙进京
展开
个人履历
早年经历
社会评价
贪污分析
褚橙进京
风云人物
1928年,褚时健[1]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
1955年,27岁时担任玉溪地区行署人事科长。
1979年10月,任玉溪卷
褚时健
烟厂厂长
1990年,褚时健被授予全国优秀企业家终身荣誉奖“金球奖”。
1994年,褚时健被评为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走到了他人生的巅峰。褚时健使红塔山成为中国名牌,他领导的企业累计为国家上缴利税数以千亿计,他以战略性的眼光,强化资源优势,抓住烟草行业发展的机遇,使玉溪卷烟厂脱颖而出,成为中国烟草大王,地方财政支柱。
他曾经是位英雄,他担任一家小厂的厂长后,卧薪尝胆,披荆斩棘,以非凡的胆识和能力,用18年光阴的拼搏,使这家小厂成长为每年利税数百亿元的大型集团。在那个普遍工资只有几百元的年代,他们厂一个普通职工的工资至少有四、五千元。1994年,他当选为“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然而,由于体制原因,他对企业的巨大贡献并没有在个人所得上得到体现,18年来他的总收入不过百万,个人收入的巨大落差使他心理严重不平衡,再加上缺乏有效的监督机制,他辉煌的人生之路偏离了航向,因为贪污174万美元,1999年,他被判无期徒刑,此时,他已经是71岁的老人了。
贪污判刑
但是企业家激励机制与监督体制的不健全葬送了他的政治和职业生命。1995年2月,一封匿名检举信指控玉溪卷烟厂厂长褚时健贪污受贿。
1997年,褚时健带着把破落的地方小厂打造成创造利税近千亿元的亚洲第一烟草企业的荣耀,和被判无期徒刑的身份,黯然离开执掌18年的红塔。
1999年1月9日,褚时健被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褚时健被判后减刑为有期徒刑17年。
2002年春节,办理保外就医。
他的女儿在狱中自杀身亡,
自己又身陷囹圄,这对于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不可谓不是他这一生中摔得最痛跌得最惨的一跤。许多人既为他惋惜,也认为他这辈子完了。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这位老人并没有垮掉,他先是获得减刑,改为有期徒刑17年,在监狱里待一年,劳改两年后,2002年他因为严重的糖尿病获批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居住养病,并且活动限制在老家一带。按照我们的设想,他在老家能颐养天年,这就是他最好的结局了。
开荒种树
然而他并没有选择这样走下去,而是承包了2000亩的荒山,开种果园。这时,他已经有75岁了,身体不好,他所要承包的荒山又刚经历过泥石流的洗礼,一片狼藉,当地的村民都说那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诸多困难并没有阻住他的“疯狂”行为,他带着妻子进驻荒山,脱下西装,穿上农民劳作时的衣服,昔日的企业家完完全全成为一个地道的农民。他用努力和汗水把荒山变成了绿油油的果园,奇怪的是,在昆明,街上的橙子10块钱4公斤,而他种的冰糖脐橙1公斤8块钱你都买不到,而且产品一出来就发往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在云南根本见不到踪影。
他的果园效益好得惊人。这一年,爱好爬山的王石来到了云南,特意抽时间专程去看望他,他没有看到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企业家,而是看到了一个面色黝黑但健康开朗的农民。他们俩在一起交谈没有一句言及企业管理,他向王石介绍的都是果园,气候,果苗的长势。言谈之间,他自然谈到了一个核心问题:两千亩的荒山如何管理?
双赢
他使用了以前的办法。以前他在管理烟厂的时候,采用了和烟农互利的办法。为了让烟农种出优质烟叶,他采用由烟厂投资,直接到烟田去建立优质烟叶基地的办法,并且把进口优质肥料以很低的价格卖给烟农。当时烟农有好多都富了,与烟农“双赢”的是烟厂,原料一天比一天好,竞争力一天比一天强,厂子最后变成了“印钞工厂”。而在果园,有一百多农户300多人忙碌,他给每棵树都定了标准,产量上他定个数,说收多少果子就收多少,因为太多会影响果子质量,所以,多出的果子他不要。这样一来,果农一见到差点的果子就主动摘掉,从来不以次充好。
他还制定了激励机制,一个果农只要承担的任务完成,就能领到4000元工资,质量达标,再领4000元,年终奖金两千多元,一个农民一年能领到一万多元,比到外面打工挣钱还多。
以前,褚时健管理烟厂的时候,想到烟厂上班的人挤破头;现在他管理果园,想在果园干活的人也挤破头。这个已过80岁的老人,面对人生的沧桑,懊恼过痛苦过,但流过泪后,擦干泪水,又一次点燃希望之火,用心过日子,将日子过得红火,让周围的人幸福、快乐。
王石感慨地说:“我非常受启发。褚时健居然承包了2000多亩地种橙子。橙子挂果要6年,他那时已经75岁了。你想象一下,一个75岁的老人,戴一个大墨镜,穿着破圆领衫,兴致勃勃的跟我谈论橙子挂果是什么情景。 2000亩橙园和当地的村寨结合起来,带有扶贫的性质,而且是环保生态。虽然他境况不佳,但他作为企业家的胸怀呼之欲出。我当时就想,如果我遇到他那样的挫折、到了他那个年纪,我会想什么?我知道,我一定不会像他那样勇敢。 ”
早年经历
1928年,褚时健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
1955年27岁时担任玉溪地区行署人事科长;
1979年10月任玉溪卷烟厂厂长。
1990年褚时健被授予全国优秀企业家终身荣誉奖“金球奖”。
1994年,褚时健被评为全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
社会评价
褚时健是中国具有争议性的财经人物之一,曾经是中国有名的“中国烟草大王”。
在褚时健效力红塔的18年中,为国家创造的利税高达991亿,加上红塔山的品牌价值400多亿(其他品牌价值没有评估),他为国家贡献的利税至少有1400亿。
在褚时健时期,他缔造了红塔帝国,“红塔山”造就了多少百万富翁、为多少人解决了吃饭问题,已数不可数。也正因此,很多人为褚时健晚年的遭遇抱不平。
王石的感慨,褚时健并没有听到。他在红塔集团时带的三个徒弟,现在已是红河烟厂、曲靖烟厂、云南中烟集团的掌门人,但这一切与他无关,对他来说,他在曾经的辉煌中跌倒,但在跌倒后又一次创造神话,这就足够了。我们都曾失败过,是一蹶不振还是再次站起,褚时健这个最富争议的人物,给了我们一个答案。
贪污分析
对褚时健贪污问题的分析:
尽管褚时健带领红塔集团走过一路辉煌,但褚时健的腐败问题在红塔集团的史册上留下了难以抹去的记忆,也为褚时健自己带来了永远的伤痛。今天我们不得不思考,为什么一个优秀的企业家会变成阶下囚?又为什么有人为其喊冤而有人叫好?我们不妨探讨一下:
价值观的转变
在计划经济年代,人们都是企业的主人,特别是国有企业,各种福利待遇都在统一的模式下运行,人们过着按部就班的生活,工作是为国家、为人民而工作,企业生产的目标是满足国家和人民的物质需求,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完成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变,企业和政府脱离,企业开始走向市场自负盈亏,企业的经营目标也从计划经济时期按计划生产转向了以盈利为目的,按市场需求而生产。同时国家对民营经济也从限制转为鼓励,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民营企业,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民营资本市场,公民的个人财富都飞速增长。在这个转型时期,人们的思想意识、价值观、人生观和对社会的责任感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传统的“为人民服务”思想被“向钱看”的思想所取代,物质的诱惑,私欲的膨胀使人们更加现实、更加追求个人财富和物质享受,有人钻法律漏洞获取不义之财,而一些有权势的人就心理不平衡,开始滥用人民给予的权力为自己牟取私利,出现了大量的腐败案,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人们意识形态的转变,人生观和价值观转变的结果。
监督不力
计划经济已经转向了市场经济,体制变了,人们的观念变了,企业的角色也变了,而相应的有些政策和法律则显得滞后和多变,有些根深蒂固的东西还没有退去,政府从企业领导地位退出,企业应该按照公司法规定建立完善的组织架构,并各司其职,企业的股东会是最高权力机构,企业的董事会是企业的执行机构,监事会负责对董事会的监督,而现实中的股东会和监事会形同虚设,董事会几乎成了无人监管的最高权力机关,董事长更是一手遮天,惟我独尊,褚时健的下属对其称呼都是“老板”,“老爷子”,可见其在企业中享受的帝王般的待遇。
分配制度的影响
计划经济时期,分配的制度看似公平合理的,然而却严重制约了经济的发展,降低了人们的工作效率,阻碍了社会的进步。改革开放以来,农业的改革,允许农民对土地承包经营,农民种田有了积极性,产量大幅提升,使我国大部分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有些地区还实现了小康生活;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经济理论使私营经济得到飞速发展,大量的民营资本投入到商业和制造业中,民营资本为社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民营业主也从中获得丰厚的利润,实现了资本积累,出现了大批民间富豪;
作为主导经济的国有企业改革却是举步维艰,在摸索中前进,效果却并未象预想的有效,国企改革也成了个沉重的话题,先是政企分离,让企业自主经营,接着是破产重组,到后来的股份制改造,国企改革的步伐差别很大,不同企业里职工的待遇也参差不齐,作为企业的领导层收入更是有很大差别,一些上市公司(比如科龙)的老总在企业严重亏损的情况下年薪可拿到几百万,TCL老总李东升资产则高达12亿人民币,相反像红塔集团年上交利税百亿元的企业老总褚时建18年收入不足百万,而类似规模的国外企业年薪则也远远高于这个水平,
1996年,美国可口可乐公司总裁的收入为885万美元,外加2500万美元购股权;迪斯尼公司总裁年收入是850万美元,外加1.96亿美元的购股权。如果按照这样的比例,红塔集团的销售总额距离世界500强并不遥远,作为红塔集团的最高管理者,褚时健所应得到的报酬要远远超过170万美元。个人收入的巨大差异使他心理严重不平衡,认为作出的贡献没有得到回报。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褚时建这一步偏离了跑道,滑出的太远,付出了自己一生的代价。
社会评价不一
红塔集团的很多人认为,褚时健是在不该拿钱的时候,拿了他应该拿的钱。经济学家晏智杰说:“我们为失去这样一位优秀的经营管理者而惋惜。”怀有这种心情的人绝不在少数。香港中文大学郎咸平教授则认为,是国家给了褚时建一个成功的平台,国家也给了他应有的报酬和荣誉,他只是为国家打工的一个职业经理人,而他自己则把自己当主人,自己没有把位子摆正。

褚橙进京
褚时健和他的褚橙
2012年11月5日,褚时健种橙的第十个年头,褚橙首次大规模进入北京市场。褚时健选择了由鸿基元基金投资的新兴电子商务网站——本来生活网。
“我们是做生鲜食品的网站,会到各地寻找有特色的食材和食品”。胡海卿介绍,“公司把全国划分为华北、华东、西南等6个大区,每个大区由买手奔赴各地搜集产品信息,褚橙就是西南片区的买手报上来的‘选题’,当时公司就进行了内部探讨是否引进,6月份专人奔赴云南实地考察并与褚老深入沟通。在这之前,出于对品牌的保护和担心零售价格的失控,褚老几乎都是通过自建渠道销售褚橙。或许是我们的专业性让褚老打消了疑虑,最终褚老放弃了进驻北京超市等渠道的想法,选择了我们作为北京独家经销商”。
褚橙每年不出云南省就销售一空,这让周边很多农户也看到了希望。据悉,目前褚老的橙林有2400亩,年产出8000-9000吨,而今年云南丽江等地也纷纷邀请褚老合作,并划出了2000多亩地,希望褚老带着农户种橙子。
“这也意味着,未来几年之后,褚橙的产量最起码翻番,这就需要开拓更多的销售区域”,胡海卿告诉记者,此次褚老与电商合作,其实也是在为5-6年后的市场考虑,因为他要寻找更广阔的市场,为未来市场布局,甚至在考虑20年后的事情。
“我们此次与褚老预订了100吨橙子,首批20吨全是特级橙。”记者在本来生活网发现,特级褚橙每箱10斤138元。对于这个比淘宝店略高的定价,胡海卿说,按照公司对褚老的承诺,公司对褚橙的价格定位一定是消费者买得起的,因此每斤定价控制在15元以内;本来生活网还承诺“一定要让褚橙以最好的面貌呈现在北京消费者面前”,运输过程中的所有经济损失由网站内部消化。
胡海卿提供的一组销售数据显示:11月5日上午10点,褚橙开卖;前五分钟卖出近800箱;最多的一个人,直接购买20箱;一家机构通过团购电话订了400多箱,24个小时之内销售1500箱。到11月9日,已经卖出3000多箱。
“褚老用的肥料也是自己的配方,用烟梗等调制的有机肥,无任何化学成分。”胡海卿说,这是一举双得,同时还起到了去虫的目的。另外,褚老让农民剪去多余的枝叶,每棵树只留240-260朵花,目的是为了让每个橙子都能享受足够的阳光和养分。
编辑:肥田
COPYRIGHT 2008 http://www.cqqij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旧版入口
版权所有:骐骏品牌策划机构—具影响力的餐饮品牌策划、设计、装饰、营销、推广的专业餐饮策划公司,  网站备案号:渝ICP备1500472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