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案例检索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天马路A1栋186号26F
博文推荐

有风我不动 我动就有风 如果不用我 除非刮秋风——中国的扇文化你了解多少呢?

作者:何时开窍  来源:天渊论坛  点击:3388  发布时间:2018-11-26


有风我不动 我动就有风 如果不用我 除非刮秋风

中国的扇文化你了解多少呢?



中国堪称“扇子王国”。据不完全统计,扇子的种类大约有四五百种,常见的有羽扇、芭蕉扇、团扇、蒲扇、宫扇、折扇、竹扇、鹅毛扇、龙凤扇和阴阳扇等。不同种类的扇子又为不同的人所用:团扇为大家闺秀所用;宫扇用作仪仗,有“敝风日”、“示威仪”之意,显示帝王、王妃至高无上的地位;蒲扇为农妇、仆妇、媒婆、轿夫所用,戏曲中的济公和尚也手执一把破蒲扇以显示其出身和身份;英俊小生拿把书画折扇,显得文雅潇洒;大花脸李逵摇动大折扇,威武中又有几分斯文;而诸葛亮手中的鹅毛扇是沉着,机智,智慧的象征。



不仅扇子是人们生活中的实用品,扇面也是诗人、画家、书法家施展才华的天地。自古以来,扇子受到人们的喜爱,不少文人墨客与扇子结下了不解之缘。扇面入字入画,使人赏心悦目,给人以美的享受。
从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到宋代的范亮、苏东坡,明代的唐伯虎、仇英,从清代的石涛、吴昌硕到现代的徐悲鸿、齐白石等,都曾在扇子上书画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惊世之作。唐宋时在扇上题诗作画已很盛行。当时能书会画的达官贵人,扇上一书一画,价值千金。宋代画家王晋卿与诗人苏东坡一个作画,一个题字,咫尺之间可容大千世界,集诗、书、画、印为一体,被传为千古美谈。





【唐】李峤
翟羽旧传名,蒲葵价不轻。花芳不满面,罗薄讵障声。
御热含风细,临秋带月明。同心如可赠,持表合欢情。


白羽扇
【唐】白居易
素是自然色,圆因裁制功。飒如松起籁,飘似鹤翻空。
盛夏不销雪,终年无尽风。引秋生手里,藏月入怀中。
麈尾斑非疋,蒲葵陋不同。何人称相对,清瘦白须翁。



【唐】陆畅
宝扇持来入禁宫,本教花下动香风。
姮娥须逐彩云降,不可通宵在月中。

扇上画牡丹
【唐】罗隐
为爱红芳满砌阶,教人扇上画将来。
叶随彩笔参差长,花逐轻风次第开。
闲挂几曾停蛱蝶,频摇不怕落莓苔。
根生无地如仙桂,疑是姮娥月里栽。


调笑令
唐·王建
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
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
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



扇面不仅受到文人雅士的青睐,也同样受到女子的喜爱。绣女们用扇子来展示女性的心灵手巧,绣出各色精致图案的扇面,配以精巧的扇坠,为女性所钟爱。尤其是团扇和香木扇更爱女性喜爱,夏季女性纤纤玉指轻轻摇动,散发出阵阵幽香,彰显出女性的优雅与高贵。 由扇形成的扇文化绚丽多彩,扇联、扇谜、扇舞、扇戏、扇画、扇语让人耳目一新,暇不应接,扇文化确实是一座值得挖掘的宝藏!中国人爱说“美人团扇”,“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几乎在每一首《团扇歌》里,都会有一位或隐或现的美人。团扇如圆月,又名合欢扇,象征的是圆满。




晋代书法家王献之有个情人叫桃叶,王献之为她做了好几首诗。“桃叶复桃叶,桃叶连桃根,相怜两乐事,独使我缠绵。”而桃叶则作“团扇歌”三首回赠。“七宝画团扇,粲烂明月光,与郎却暄暑,相忆莫相忘。”“青青林中竹,可作白团扇;动摇郎玉手,因风托方便。”“团扇复向谁,侍许自障面;憔悴无复理,羞与郎相见。”扇子成为她羞涩表情的“暗语” ,就像连理枝、鸳鸯成双之类的说辞一样信手拈来,自然成语,如团扇半遮美人面般含情脉脉。



在《世说新语》中有个“却扇”的典故。晋人温峤的堂姑母委托他为其女儿物色夫婿。几天后,温峤说已经物色好,门第与身世不低于自己。婚礼时,新娘用手拨开纱扇(用纱做的团扇),发现新郎就是温峤。“却扇”是古代婚礼中的程序之一,新娘用扇子遮面,交拜后,扇子撤去,新娘新郎见面,才算是礼成。所谓“分杯帐里,却扇床前”。从这“却扇”的礼仪,也可见团扇与男女情事之紧密相关。


而西汉的班婕妤却使这浓情蜜意的“合欢扇”成了伤心之物,透着一股戚戚寒意。“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班婕妤以秋凉团扇自比,此后这四个字成了弃妇的代名词。




这是一个良家妇女遇上一个烂男人的故事。班婕妤善诗赋,有美德,且美艳,可谓是个标准良家女。汉成帝宠幸她时,善良的她还以为自己能把他塑造成有为的明君。她总是把妇德、妇行那一套铭记在心,言行恪守。有一次,汉成帝要和她同坐辇车出游,她却说:“看古代留下的图画,圣贤之君,都有名臣在侧。夏、商、周三代的末主夏桀、商纣、周幽王,才有嬖幸的妃子在坐,最后竟然落到国亡毁身的境地,我如果和你同车出进,那就跟他们很相似了,能不令人悚然而惊吗?”




可想而知,班婕妤端庄的性情与淫逸的汉成帝是天生不合。当赵飞燕、赵合德姐妹出现后,她就彻底遭弃了。为了保住性命,她只好摆出完全退让的姿态,自请前往长信宫侍奉王太后。像一把秋天的扇子,被丢弃在某个看不见的角落。剩下的日子,她过得像一个修行的尼姑,只不过提笔感怀之时,还是难免痛彻心扉。秋凉团扇,美人遭弃。班婕妤的《团扇歌》,引来后世许多诗人的深深感叹与遥遥相和。班婕妤的悲剧也成为千古一悲。


另一个与扇子相关的悲剧故事,则来自《桃花扇》。“南国佳人佩,休教袖里藏,随郎团扇影,摇动一身香。”侯方域送给李香君的提诗扇,则不仅是一种典型的感情信物,而且还是品质与人格的象征。李香君血洒扇面,成为千古绝唱。孔尚任的“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借一把“桃花扇”实现了。





《红楼梦》里晴雯“撕扇子作千金一笑”,让人印象深刻。在撕扇的过程中,宝玉的乖张,晴雯的激烈与任性,宝玉与晴雯的心意相通都蕴含其中。这场撕扇子的好戏可谓构思巧妙,也只有聪明之人才能从这扇子领悟其中的秘密,像麝月这样的丫头恐怕是不甚了解的。


扇常常被作为爱情的信物。古代女子将自己美好的愿望寄托在自己贴身的物件上。汉班婕妤作《怨歌行》“新制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圆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这不仅是后妃对君恩短如朝露的感慨,也是在男尊女卑、一夫多妻的社会里对执著爱情的渴望。东晋时的桃叶,对不计名位,深情爱恋她的书法家王献之,写下《团扇歌》:七宝画团扇,灿烂明月光。与郎却耽暑,相忆莫相忘。”那是对爱人朴素而深情的盟约啊。再有一个秦淮河边的李香君,她的斑斑血迹在候方域相赠的扇子上染就朵朵桃花。“桃花扇底送南朝”,这把扇子,映射出个人的际遇和历史的沧桑。


另一种的洒脱、幽默或辛酸也关联着扇子。诸葛亮羽扇纶巾,谈笑风生。轻轻挥动洁白的羽毛扇就挥来了东风,挥来满船的箭,也挥来蜀国的一分江山。汉钟离坦胸露腹,摇着一把芭蕉扇,怡然自得,大俗即大雅。济颠和尚背插着一把破蒲扇,腰悬酒葫芦,似醉亦醒。恐怕,扇子已经成为他们形象的一个特征,彼此不能分离了。传说中的唐伯虎放荡不羁,流连美色,真实的他却是落魄而不得志。看他的《秋风纨扇图》,那种孤高落寞,无人赏识,自觉不合时宜又不肯俯就的情绪通过秋风里的纨扇和悲戚的美人表露无疑。



多姿多彩的扇面,有用精密的丝绸所做,有用雪白的绢纱缝制,有用洁白、玄色或泥金的纸糊就,是一片铁画银钩、或是青山绿水、虫鱼鸟兽、花草树木、仙人、仕女、孩童……在小小的方寸之间,有着一个丰富的世界。富贵平庸之人爱工笔画的花卉仕女,散淡之人爱泼墨山水,端方之士景仰圣贤画像,高洁之士提诗以明志,小小一方扇,其人的审美情趣和境界可窥一斑。



“有风我不动,我动就有风,如果不用我,除非刮秋风。”这是流传在我国民间的一则谜底为“扇子”的扇谜。中国扇子,历史悠久,早在原始社会末期就有了,当时舜为寻找贤才辅佐自己,亲自用羽和竹做扇,赠给贤人,以示诚意。到了殷高宗时,就有用雉羽做成的大扇,置上长柄,但不是用来祛暑取凉,而是作为显示皇帝权力的一种仪仗品,高擎于帝王身旁,这种仪仗一直沿袭到清朝,被称为“掌扇”,唐朝大诗人杜甫在其《秋兴》诗中就有记载:“云移雉尾开宫扇,日绕龙鳞识圣颜。”扇子作为拂暑纳凉、驱虫赶蝇的工具,大概是从汉朝开始的,至今也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当时,在宫内、民间已普遍使用扇子,一位姓班的宫女写过“齐地初成雪白纱,宫扇满月亮固圆”的诗句,就是一个最好的佐证。


扇子不但历史久远,在灿烂的中华文化中,也占有一席之地,而且具有特独的艺术韵味。自扇子问世后,文人墨客便为之歌之颂之,于是咏扇诗文便相继迭出。西汉女文学家班婕妤,成帝时被选入宫中立为婕妤,后失宠,她曾作《纨扇歌》赞美团扇:“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成合欢扇,团圆似明月。”晋时的张载,也作《羽扇赋》赞之:“有翔云之素鸟,体自然之圣洁;飘缟羽于清风,拟妙姿于白雪。”后,晋之王珉作《团扇歌》、魏之曹植作《扇赋序》以及梁武帝等均有借扇自伤,寓感寄慨之作。到了清朝,大诗家王闿运作的《题扇诗》“万物无心随爱赠,空将冰炭伤君意,”才开创了咏扇诗文的清新风格。






重庆骐骏餐饮策划工作室博客:

编辑:士大夫

COPYRIGHT 2008 http://www.cqqij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旧版入口
版权所有:骐骏品牌策划机构—具影响力的餐饮品牌策划、设计、装饰、营销、推广的专业餐饮策划公司,  网站备案号:渝ICP备15004726号-2